发新话题
打印

西藏,天堂的隔壁(下)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风光明媚的尼洋河。

TOP

路两侧的美丽风景让大家的心情舒畅了不少,可在到达八一前,看到的两起事故——汽车翻扣在路边的山坡下、行李散了一山坡,不免又让大家心情沉重了起来。看来这两天的雨确实给出行者带来了不少麻烦,而我们沿途一路走来,老天又一直是时晴时雨,心情更是越发的郁闷。

不久,又收到了已到达排龙的另一队友AA90(某极热户外论坛的香港版版主,走滇藏线进来的,与我们事先约好一起走大峡谷的)的短信,说“遇到一个自称科考队的人想从排龙进入大峡谷,在办理进入大峡谷的有关手续时被拒,据说是前几天路上山口雪崩,不让从排龙进入大峡谷”。这更是雪上加霜,一些队友已开始想退出而转去然乌湖了。不过,队友瘦佬、胡杨和我却是打定了主意,不管怎样都要进去看看,实在不行再退出也不迟。我们倒是不担心在八一林业局被拒,因为有一个瘦佬的朋友在八一林业局工作,应该是能搞定的。

下午3点,我们终于到了林芝地区的首府八一,雨已经由小雨变成中雨了。瘦佬的林芝朋友早早就等在了进八一的路口上,一见到我们,二话不说就带我们去“休息,喝茶”。在一个档次很是不低的一个茶馆坐下后,林芝的朋友就尽力的游说我们不要进大峡谷,说今年的雨季来得不但早,还比往年来得猛,还列举了许多雨季进入大峡谷的危险——什么山洪、泥石流、坠石、滑坡等等的一大堆,而我们闻之色变的蚂蟥却只字未提,也许在他们心目中,蚂蟥跟与那些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朋友劝说了我们已经有差不多1个小时了,感觉上是不想帮我们去搞定进大峡谷手续的办理(因为他们也担心万一出问题),后来大家集体保证“试着向里走,如果不行,就退出”,可朋友的一句话就说出了我们的真实想法“我太了解你们了,都进去了,肯定会坚持走到底的,还能想退出来”,不过语气上已有些松动了。在我们又继续努力了近半个多小时后,朋友终于妥协了,答应帮我们忙了,不过还是千叮咛万嘱咐“不行的话,一定要退出”。

一个小时后,在每人交了¥80/天´4天=¥320的进大峡谷考察(美其名曰)的费用后,我们拿到了一张巴掌大的一片纸及上面的一个红印章、2个人名后,终于是搞定了。其实,在办理手续时,我们本来是想交3天的费用的,但办理人说我们3天时间不够,非要让我们交4天的,我们担心被他阻挠,很是不情愿的交了4天的钱。说实话,我们已经做足了功课,3天是绝对能走完的,如果体力好的话,2天就能搞定。

TOP

离开八一,翻过色季拉山,就到了鲁朗,鲁朗林海号称是川藏线上的顶级风景,运气好再加上天气好的话,在这里是能看到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的。按藏族人的说法,能同时看到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的人是极有运气的,因为南迦巴瓦峰终年云雾缭绕,难得一现真容。

我们经过鲁朗时,雨仍在不停地下,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躲在云雾之中,难觅神踪。但雨中的鲁朗林海却是别有一番风味,高大的松林中,盛开的山杜鹃鲜艳欲滴……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雨中的鲁朗林场有一种神秘凄艳的美。

TOP

晚上9点,到达排龙,我和瘦佬拿上进入大峡谷的手续去找大峡谷检查站的人,联系明天进入大峡谷的事情。

在这里,我们遇到了一件“宰你没商量”的事情:如果你要请背夫的话,从排龙到扎曲,不管你是走1天或2天或N天,每请一个背夫都是按4天算(¥80/人/天),而这个背夫只负责从排龙到扎曲这一段;到了扎曲后,返程时,改由扎曲村的人背东西回排龙,也是不管你是走了1天或2天或N天,也按4天算。这样计算的话,就相当于每请一个背夫要付640元。这是一个很不合理的“规矩”,但是当地村民已达成了“共识”,你不付这个钱,就请不到背夫,并且背夫还会跟你斤斤计较,每人只背不超过25斤重的东西,这就是摆明了要“宰”你们这些进入大峡谷的人了。我们经多方协商未果,也只能接受这一“不平等条约”了,谁叫你菜驴想要进大峡谷啊!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尽可能地让每个背夫背多一点点而已了。

另外,除了背夫外,还必须要请一名向导(大峡谷检查站的工作人员,其实也是当地村民),说是除了给我们带路外还要监督我们不要乱用火,当然这也不是免费的,与请背夫的价钱相同(在这里,我们犯了一个错误,我们以为是按4天计算的,可最终结果也是按8天算的,理由是他帮我们背了一段时间的包——瘦佬的包,大约10几斤吧)。其实,我们已经有背夫带路了,再加一向导纯粹多余,但你不得不接受。唉!这么偏僻的地方的人,怎么也变得这么功利了呢!

经过一番折腾,已经晚上10点多了,我们在排龙唯一的“招待所”安顿下来,在招待所内的四川人开的饭馆吃了一顿进大峡谷前的最后一次FB大餐。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排龙乡唯一的招待所,雨还在不停地下。

雨一直还在下,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全体队员达成共识:如果明天下大雨,就取消大峡谷的徒步计划;如果下中雨或小雨,就按计划进入大峡谷。看来大家都不想轻易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啊。

晚上,枕着帕龙藏布江的涛声,竟然睡得很香。

注:其实我们这次的徒步严格应该是叫“徒步雅鲁藏布大拐弯”,也就是排龙——唐登——玉梅——扎曲,然后再原路返回,往返约90km。沿途一直是沿着帕龙藏布江走来着的,根本就与雅鲁藏布江没啥关系,只是最后看了一眼“雅鲁藏布大拐弯”而已。之所以叫“徒步雅鲁藏布大拐弯”,就是打着旗号唬人的,hoho……

TOP

Alex又开始放"毒"了,下次再去那个区域就打着友多网的旗号唬人......

TOP

下面引用由友多发表的内容:

Alex又开始放"毒"了,下次再去那个区域就打着友多网的旗号唬人......




应该还是有点用哈,我记得我们97年9月底到亚丁去就打着吕玲珑的旗号门票都给我们打了个3折,还免费给我们一个向导呢.
 

TOP

在康巴的地盘上
“友多”这旗号
够响了!

TOP

下面引用由友多发表的内容:

Alex又开始放"毒"了,下次再去那个区域就打着友多网的旗号唬人......


好建议,等俺下次再去四川时,就打着友多的旗号。

TOP

下面引用由komma发表的内容:

应该还是有点用哈,我记得我们97年9月底到亚丁去就打着吕玲珑的旗号门票都给我们打了个3折,还免费给我们一个向导呢.
 


Komma,我越看你的帖子越想笑,好像意思满拧,你自己琢磨琢磨。

TOP

二十四

D24,5月13日

早上起床后,雨还在下,不算大,但天上云层却很厚,丝毫没有要雨停天晴的意思,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和担心。而在我们刚起床时就到了的背夫,又非要把我们昨晚斟酌再三、减到不能再减、费了很大劲装好的背包拆开,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装到他们的竹背篓里,说是他们习惯了背竹篓,可那个竹篓要小很多,我们一个背包里的东西差不多要装一个半竹篓,那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再多请背夫。没办法,只好再三向他们解释劝说,费了半天的口舌,还好,最后背夫同意背我们的背包了。后来,在途中,他们也终于实话实说了,说还是背我们的背包舒服。那是当然了,要么我们花那个冤枉钱干嘛,干脆一人背一个竹篓出来该多好。

吃过早饭,收拾好行装,几个队友又把昨晚买的灭害灵拼命地往身上喷,说是为了防蚂蟥,这是昨晚餐馆老板娘告诉我们的,说是效果很好,估计晴天时可能会有用,可外面下那么大的雨,一会儿不就都冲掉了么,可不管我怎么说,没人相信。

到了大峡谷入口的吊桥,瘦佬提议拍张合影,就是下面这张,也是“乌合”二队的唯一一张合影,不过还是少了蛋蛋MM和阿荣GG,他们不去大峡谷,在我们在大峡谷的时间,他们去看然乌湖。

此主题相关图片


前排左起:
AA——某知名户外论坛香港版版主,超级猛驴,拥有N种户外专业证书,在我们的徒步中担当收队这一重任。

瘦佬——真不是一般的瘦啊!hehe……。尽管嘴上总说自己是一菜驴,但实际上无论是体力、耐力都是很棒D,并且户外经验非常的丰富,也是我们“乌合”二队的队长。

胡杨——在广州的重庆GG,我们中体力最好的,绝对够MAN,在行程中总会对MM伸出援助之手。但有一最大的弱点——极其害怕蚂蟥,稍后有详述。

后排左起:
猫猫MM——在深圳的湘妹子,性格开朗如男孩子一般,也是资深猛驴,在行程中过滑坡带时,胆大又心细,并且动作还非常灵活。更甚者的是,竟敢徒手抓蚂蟥,让我等众GG们在一开始时是PF得五体投地。

小魏MM——在我的游记的上部中曾提到过,一个上海MM,尽管在我们所有人中的体力是最弱的,但耐力极佳,不管是在多么艰难的条件下,也始终能坚持住,这一点不得不让人PF。同时,也是最多险多难的一个人,但运气却极好,总能逢凶化吉,稍后也有详述。

最后二人为小熊MM和我,看过我游记上部的人已了解很多,就不再细说了。

TOP

发新话题